注册送体验金,注册送体验金网址大全

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注册送体验金 -> 僧帝传 -> 僧帝传的最新章节目录 -> 第八十八章 北山叙往事

第八十八章 北山叙往事

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    天已经是蒙蒙亮,于山林之中观日出,这本来是李青虚最喜欢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是今日却有些不同,自己只身前来北境,为的是那世子吴不成,到底是杀还是不杀,这真的是说不清楚,可眼下,人家世子吴不成竟然一宿没回来,可如何是好?

    转念又一想,那世子死了自己有交代,不死自己还是有交代,便也不太在意了,继续闭目,餐风饮露,吸日月精华为己用,自己个就是个大大的丹炉,养炼金丹吧。

    却在此时,李青虚双目又再度睁开,只见不远处的树枝上,停着一人,此人身段婀娜,脸上却罩着一个鬼面具。

    李青虚看不出对方的深浅,便抱拳道:“前辈此来何意?还请前辈告知一二。”

    那鬼面具女人声音平和,说道:“可是武当派的道士?”

    李青虚不敢怠慢,回道:“正是武当李青虚。”

    “田不进的徒弟吧。”那鬼面女说话似乎跟田不进很熟悉。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李青虚更加的不敢怠慢了。

    那鬼面女接着问道:“好,那我来问你,可曾见过一个骑马的女子,她身背宝剑手上持弓,应该是来打猎的。”

    李青虚都不用细想便回道:“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那鬼面女当下也不再说什么,消失在了树枝上,只留下一句回音,“你比你师父要聪明的多。”

    李青虚不明所以,但想来此女应该是师父的熟识,可……算了,不想了。

    此时,那马车中却出来了一个人,便是楚耳,对着李青虚道:“那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怎知晓。”李青虚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可是楚耳却心中沉吟:早听说北狄军中有个厉害的人物,确实个女子,还带着面具,莫非就是她?

    越是这么想,就越是害怕,楚耳便说道:“那个……不如我们先离开这里可好?”

    这李青虚则是笑道:“你害怕什么?放心好了,其实,没谁对你的那位契丹新帝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本来春日的早上还冷的紧,楚耳却是一头的大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萧太后的地宫之中,正门处还在酣战。

    轰!啪!

    啊呀!

    北山和尚跟南山徒弟,这两个人被一群‘石像’给打的是手忙脚乱,这些个石像按照北山师父的说法,应该是奇门甲人,还不是那种普通的机关傀儡什么的,应该是生前是活人,死了之后被秘法给炼制成可以行动的偶人。

    像传说中的僵尸,但比僵尸还要灵活一些,而且一个个的力大无穷不说,还完全不怕打不怕死。

    也对,这些个人早就已经是死掉了,当然不怕了。

    北山师父功力深厚,一杆禅杖舞的水滴不进,可是南山和尚就有些支应困难了。

    堪堪的躲过一个将军模样的甲人的大刀,马上便被个文官模样的家伙给缠上,这个文官也是厉害,双手被南山给打断掉,可是却突然间一口咬来!

    “哎呦!”南山避无可避,他也没想到对手会有如此一招,想来这些个甲人都是属狗的。

    轰隆一声,但见北山师父杀了过来,一记禅杖砸碎了这甲人的整个身子,只留下个头颅却也动不了了,这才救了南山和尚一回。

    “师父,这么下去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徒弟,要是没有你这个拖油瓶,为师老早就可以把他们给清理干净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你这可是犯了嗔戒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?”

    “师父,你刚刚说的话,比骂人还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就知道说嘴,小心了!”

    师徒两人虽然是险象环生,但也算是有些余力,还能开玩笑。

    甲人,便是假人,反正意思是差不多的,此时这些个甲人虽然有种种优势,但毕竟失了灵智,再加上面对的还是高手中的高手,虽然麻烦,可最终还是被北山跟南山给杀灭了。

    打碎了最后一个甲人的头,南山和尚气喘吁吁,而他师父也有些额头见汗,毕竟这些个玩意不太好对付,他们是甲人,自己可是真的人。

    “师父,眼下可怎么办?我们是不是找个退路出去?”南山和尚有些想打退堂鼓的意思。

    北山师父如何能让?

    “徒弟,咱们既然来了,那就一定要把那东西给得了,虽然那个梅长老有些奸诈,可他有些个话应该是真的,这如果是契丹萧太后的陵墓,没准我们要找的东西还真的是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南山听到这里,实在是好奇的无以复加,心中如万千小猫在抓,便狠下心来问道:“师父,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你要是不告诉我,那我可不走了。”

    北山无法,一合计已经到了这里,也算是可以说了,便盘膝坐下,叫徒弟也过来,接着便说道:“徒弟,你应该知道四十多年,我大齐出现的内乱吧?”

    南山一听,马上来了兴趣,他知道自己的师父要讲真话了,便点头道:“那当然了。”

    北山师父也点点头,便接着讲了下去,“徒弟呀,我们要找的那个东西,就必须要从那场内乱开始。当时的情况就是,大齐帝国老皇帝驾崩,之后留下了好几个皇子,这其中有几位已经是封了藩王的,可是他们都是封了藩王的,便对当时的太子,马上要继位成为皇帝的大哥不满,这边起了兵,开始了内乱。当时的那位太子,也就是新帝,他是个生性懦弱的家伙,而且,这人当太子的时候也有意思,特别是老皇帝这个人还生性多疑,所以,新帝也就是这个太子,是个什么都不懂,大字儿都不认一个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南山和尚自然知道那场内乱,可是他真的不知道,一个皇帝竟然会连字都认得。

    北山摆了摆手,示意自己的徒弟别插嘴,接着说了下去,“不识字,不懂朝政,便是表示自己没有要夺权的意思。徒弟,你是不知道这皇家的事情,你想啊,按照儒家的礼法,按照千百年传下来的规矩,那一个皇帝,谁对他皇权的威胁最大呢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笨!当然就是太子了!”

    “噢!~我以前真的想不到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北山师父这是话糙理不糙,从秦皇汉武开始,历代帝王都以儒学治天下,而儒家最重礼法,甚至儒家的许多经义里都是强调,要回复到先秦那种,刑不上大夫,礼不下庶人的规矩。

    那按照这样的规矩,帝王的嫡长子就是理所当然的继承人,那么这位当时的太子,他大字儿不识,又不懂朝政,实际上,这是个明哲保身的法子,让自己的皇帝亲爹不生嫌隙,不觉他是个威胁。

    这一招,还是很高妙的,但是,等他登位了之后,却出现了许多的麻烦。

    那些个藩王一个个的,见到了自己的大哥,这么愚蠢的人当了皇帝,他们还能按捺的住吗?

    于是,一场大乱便开始了,这场大乱闹的非常厉害,甚至当时的国都洛城都被毁于一旦,如此大乱,就自然的遗失了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至于一些个金银财宝,或者其他的那也就算了,可是有一物,却非常的关键,那便是……

    “师父,也就是说,传国玉玺很可能在这个陵墓里?”南山听自己的师父讲到了这里,他自然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北山和尚点了点头,接着道:“这传国玉玺也有自己的故事,这还得从春秋战国时候说起,说有一个人叫做卞和的,他是个楚国人,机缘巧合之下得了一块璞玉,便叫做和氏璧,这块和氏璧后来被赵国的国君得到,爱不释手,名声传了出去,许多诸侯来看,都说这个和氏璧简直是完美无瑕,天下最好的一块玉了。而这个时候,秦国的国君便起了贪念,这后来,便有了蔺相如完璧归赵的故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我记得了。”南山和尚附和道。

    北山师父接着道:“这些都不说了,这块和氏璧还是落到了秦王的手上,后来的秦王嬴政,他横扫**统一天下,这块和氏璧便被雕刻成了一块玉玺,上面刻着几个字,‘受命于天,既寿永昌’。有了这块传国玉玺,那就是象征着正统,可是眼下中京的那位圣上,却是真的没有这个东西。当年那一场内乱,也不知道是谁得了这个玩意,可能想过奇货可居,也想过别的,但最后却沦落到了关外。为师在来之前,曾经有人拜托为师找到这个传国玉玺,而那个人……算了,日后你会知道的,眼下,你可明白,你我这一程,责任重大了吧?”

    南山和尚听完,不禁感慨道:“师父,我以前都不知道你如此的忧国忧民。”

    北山师父一听,不禁老脸微红。

    其实,他这次找寻这个传国玉玺,并非是什么忧国忧民,虽然也有其意,可最直接的,北山为的是能在与小乘佛法的相争里获得更大的支持。

    那个人答应了他,如果有传国玉玺,那么一切都好说。想想也是,有了这个东西,那么传下来的皇位就名正言顺,自己算是立了大功,还有什么不好办的呢?

    通过说了这么一番话,北山也是歇息的差不多了,于是便一拉自己的徒弟。

    “来,咱们这就去拿那个传国玉玺,也来个完璧归赵!”

    说罢,轰隆一声响,北山师父的禅杖将前面的石门给砸了个稀烂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