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,注册送体验金网址大全

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注册送体验金 -> 职业狩灵人 -> 职业狩灵人的最新章节目录 -> 第九百四十章 自毁装制

第九百四十章 自毁装制

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    被厉寒这么一问,常生直接摇头说道:“付出如果能有回报当然很让人高兴了,但没有也无所谓吧,反正又不是弥欣要求我付出的,自己强加给别人的感情还要求回报,难道不会太过分吗?”

    “如果所有人都像你一样,这个世界就和平多了。”厉寒叹息一声,说:“虽然你和乌梢的性格迥异,但对待感情的方式却差不多。乌梢对丝竹一开始就没求过回报,所以得不到丝竹的爱也不会非常难过,所以他俩的问题不会出在感情上,而是立场上。”

    “立场啊……”常生语气落寞地说:“如果我们生活在恋爱至上的偶像剧里,也许一切解决起来就简单多了。然而现实生活中,感情虽然非常重要,但有时候却不能成为生活的重心,究竟选择什么才是对的,还真是件很难得出答案的问题呢。”

    “纠结这种事就像思考人生的意义一样白痴!”厉寒冷声说:“遇到这种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不用费劲思考,心里想要什么样的答案,就努力去达到它就完了,反正也没有标准答案,怎么做对自己来说都不是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都不是错?”常生横着眼感叹道:“厉寒,你的心灵鸡汤带毒。”

    厉寒直接回怼道:“配上你那不正的三观刚刚好。”

    “切!”常生不服气地说:“讲出这种毒鸡汤的你三观更不正!”

    在常生的催促下,他拉着厉寒就向软禁丝竹的院落走去。

    其实常生一直都很好奇,像丝竹这样众星捧月长大的女孩儿,她是怎么跟创世神接触上的呢?又是基于什么原因跟创世神合伙的呢?想不明白这些的常生路上就直接问了厉寒。

    厉寒的回答也让常生很无语,因为厉寒虽然跟乌梢和丝竹比较熟,以前对他们也确实比普通人更有些好感,但以往不曾和人交过心的厉寒根本就不会去在意“朋友”的事情。

    后来遇到了常生后,厉寒才有了那些比普通人有好感的人是朋友的自觉,但这也改变不了他没关心过他们的事实,所以厉寒对丝竹和乌梢所知的除了性格以外并不比常生多多少。

    常生感叹道:“我小时候不会控制存在感,所以老是被别人忽略或无视,朋友对我来说就是种求而不得的存在,你看看你什么都比我强,怎么连个朋友都交不好呢?”

    “我哪都好,就只有喜欢跟不正常的人交朋友这一点不好。”厉寒微挑着嘴角说:“都怪这个世界上正人太多了,到现在为止我就遇上你这么一个合我心意的不正常人,我有什么办法。”

    常生咬牙切齿地说:“一天要是少损几句你是不是都浑身不舒服啊?”

    “知道还往枪口上撞,”厉寒反问:“是不是不被我损,你也浑身不舒服啊?”

    气鼓鼓的常生不再接厉寒的话,从以往的教训上来看,常生果断地选择了不再搭理厉寒,免得让厉寒赢得太嚣张了。

    到达丝竹所在的院子时,琳琅依旧还坚守在院子里,一直盯着丝竹的房间,表情特别的严肃认真。

    走近后,常生就劝琳琅去休息,可琳琅却说蛇王派人换过她的班了,让常生不用担心她。

    常生见她执意不走,只好问道:“丝竹还没招呢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琳琅语气颇有些不爽地说:“真不知道丝竹那家伙在想些什么,连亲疏远近都分不清了,乌梢大人劝了她这么久,她居然一点儿都不松口!真是气死人了!”

    虽然常生觉得问了也是白问,但还是忍不住指着自己的头说:“这儿……你试过了吗?”

    一提起这个琳琅就更气了,据她所说,丝竹的脑子里设置了比之前那些记忆被设陷井的家伙还恐怖的东西,就是一个相当于自毁装制般的法术,只要有人试图深入她的记忆,法术就会启动摧毁丝竹的大脑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法术设得太绝了,几乎没有破解的可能性,所以琳琅根本就没办法去深入探究丝竹的记忆,也不敢去探究,只能等丝竹自己开口说出来才行。

    琳琅叹息一声说:“不过,我觉得你们也别抱什么希望了,丝竹是铁了心不想说,谁也拿她没辙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月读干的好事。”常生恨恨地说:“当初在石窝城要是抓到她就没这些事了,这个到处搞事的坏女人,早晚非给她抓进大牢不可!”

    常生正气着呢,丝竹的房门就开了,乌梢站在门口冲常生他们问道:“要进来吗?”

    还没等常生开口,琳琅就抢先说道:“我这两天让丝竹气得够够的,能少看她一眼我心情都能好半天。所以我就不去了,你俩去吧。”

    常生和厉寒对视一眼,二话没说就向琳琅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刚一进屋,乌梢就急问:“你们那边情况怎么样了?我听云尺说外面的情形好像越来越糟了,你们确定没问题吗?”

    厉寒冷声说:“这些事等常生承诺的时间过了再说,不要在这种时候给努力帮你们的人添堵,多信任他两天很难吗?”

    乌梢本来就一脸的焦急和不安,听过厉寒的话后又添了许多愧疚,半天都没说一个字。

    常生马上安慰乌梢:“你不用担心,一切尽在我掌握中,虽然我不敢打包票一定没事,但就算是再差,也绝不会比最初时的情况糟,你就放心吧!你们都是艳儿姐的家人,我是绝对不会害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乌梢低声说:“我倒不是怀疑你会害我们,我是怕你能力不够,耽误了解除误会的最佳时机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怕这个啊!”常生一脸无所谓地说:“那你就更不用担心了,因为有人不是承诺过要实现我的愿望了吗?那个人的能力你总该相信吧?”

    乌梢突然一脸恍然地说:“对啊,被你这么一说我放心多了,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乌梢的话还没说完,丝竹的声音就从里屋传来:“要聊天的话回自己屋聊去行吗?”

    常生他们马上停止说话,相互看了一眼后,就由乌梢把常生和厉寒引进了里屋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