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,注册送体验金网址大全

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注册送体验金 -> 金石录之蜀盗 -> 金石录之蜀盗的最新章节目录 -> 第三十七节 蝹

第三十七节 蝹

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    封门后的世界,显得更加的阴冷诡异。脚下的泥土变得绵软起来,周围的空气,明显使人感到湿润,而且会在皮肤表面形成一层淡淡的水汽,用手一擦,还有点黏糊,就像是把唾液涂在手臂和脸上一般,说不出来的恶心与难受。用鼻子慢慢吸气,能感觉到一股淡淡的尸臭味,此时一定要克制住自己的想法,千万不能将皮肤表面的水汽与尸水联系在一起,不然很容易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嘶啦!”我点燃一根火折子,当被浓密的黑暗完全包围时,只靠不夜那不甚明亮的烛光和微弱的热度,并不能给人带来多大的安全感。不过火折子虽亮,但也照不了多远,光明延伸到身旁两三米,便停止于黑暗的边缘。

    “根据以往经验,咱们这样从封门进来,沿着直线一直走,应该会到正主所在的位置!”陈鹏警惕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三爷,咱们目前还是直道!”只见穆风一手将黑尺半插入泥土里,拖拉着前进,留下一道笔直的血迹。这样的做法,一是可以确定轨迹,二是可以知道自己有没有走重复的路,免得被鬼打墙。按照方位算,咱们现在应该已经到达墓室了,而墓室中最容易出现的,便是鬼打墙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前方!我靠,简直是地下森林!”我指着前方说道,只见火光所照之处,一道羊肠小路笔直的伸入黑暗中,而在其两边,是巨大的柏树林。墓室里除了不夜与火折子的光芒外,再无其他明亮所在,抬头向上望去,柏树的树冠隐没于如漆的黑暗中。

    “奇了怪了!虽然最上面是湖,有水流下来也正常,但是这树可够奇葩,下面又没有阳光,竟然长这么大,还这样高!以后要是搞个旅游开发,比咱盗墓赚多了!”郭子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嘎咕!嘎咕!”

    话音还没落下,一阵刺耳的声响从头顶传来,一瞬间,感觉自己心脏都快跳出了嗓子眼,灵魂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“快!赶紧先躲起来!”陈鹏愣了大概几秒,反应过来后,立马拉着我跳入了高大柏树旁的灌木丛中。也不知道这些柏树的养料来自何方,反正灌木丛下的泥土一股刺鼻的尸臭味,而且非常的滑腻柔软。

    “嘘~都闭气,不要呼吸!”陈鹏小心招呼着趴在一旁的穆风和郭子。

    “嘎咕!嘎咕!嘎咕!”

    只听见一阵阵刺耳的叫声从柏树树冠出发出,伴随着的还有扑打翅膀的声音,感觉好像是鸟类。

    正想着,突然一张苍白的人脸,倒立着出现在我和陈鹏面前,直勾勾地盯着我俩。

    顿时我心里就炸了,一个激灵,立马就跳了起来,炎流刃直接狠狠的向怪脸插去,与此同时,陈鹏也一个翻身,用力拉拽着怪脸,按住“他”的嘴巴,不让他惨叫出声,用匕首和我一起,连捅好几刀。手用力按住怪脸,一股股巨力震得手臂发麻,不过没一会儿,便渐渐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悄悄地继续趴在灌木丛中,离得近了,才看清刚刚弄死的东西,原来不是人,而是一只猫头鹰。黑夜里的猫头鹰的脸,在刚刚那种环境下,绝对会首先想到哪冒出来个死人。

    “妈的!真晦气!”陈鹏骂道,“不怕夜猫子叫,就怕夜猫子笑!”(蜀盗行话,也将猫头鹰称为夜猫子)

    听了陈鹏的话,仔细一看,刚才弄死的夜猫子,竟然在最后弥留之际,裂开嘴在笑,露出十分诡异的神态。要知道,在蜀盗的老规矩里,夜猫子还有几个别名,又被叫作逐魂鸟或者报丧鸟,充满了邪性。

    “三爷,咱们这要趴多久呀?这树丛里的味儿熏得我都快吐了!”郭子慢慢匍匐到我身边,对着陈鹏压低声音道。

    “先不急着起来,这事儿没这么简单!”还不待陈鹏回话,我便打断郭子道。“现在咱们,恐怕是真在地府了!”我说道。在上古中国,鸮鸟和柏树都是冥界的符号,鸮鸟喜欢食腐肉,常常聚集在墓地附近,而且传说地府里的鸮鸟都是立于柏树之巅的。鸮与巨柏,鬼廷所在。

    “噶噶!嘎嘎!”

    “真是邪乎!都他娘的笑什么笑!”一旁的穆风听着四周回荡着的夜猫子刺耳的笑声,也压低声音怒道。毕竟干咱们这行,最忌讳这些,夜猫子笑,准没好事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“哎哟我去!地在动!”郭子警惕地蹲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只见穆风提起带血的黑尺,狠力的向地里一插,然后迅速搅动了几下,接着抽了出来,黑尺上带上了一大团黏糊糊的墨绿色液体,看着跟果冻一样,一股浓烈的腐烂气息。而且墨绿液体的中间,还残留着一小块褐红色的软皮,看着有点像蚯蚓的躯干。

    “吧嗒!吧嗒!”只见一对小臂长的肉红色触须从土里钻出,拍打在陈鹏的鞋上,发出声声脆响。

    “靠!什么鬼东西!”陈鹏一个激灵,也不管原本让我们躲起来的本意,直接站其身来,用力的将匕首甩入土里,只听见土里发出“噗呲”一声,地面便停止了抖动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运转着金石玉微法的我,脑袋顿时一空,一股难以言状的恐惧感,袭上心头。“大家快起来!别爬地上!别他妈管什么啦!沿着路跑!”我不由大喊道。

    “嘎嘎!嘎嘎!”夜猫子略显猖狂的笑声,徘徊在充满黑暗的巨大柏树林里。

    “嘶嘶!”正说着,就在陈鹏的脚下,原本平静的土地突然异常活跃起来,有点像被烧开的火锅,不断的翻滚着。一条大腿般粗细的褐红色鞭子,狠狠的打在陈鹏身上,只一个瞬间,陈鹏便飞了出去,被甩在一旁柏树干上,慢慢滑落,不断的咳嗽。

    “我靠!尼玛大蚯蚓啊!”郭子惊叫道,拉开枪栓就开始射击。

    一时间,整个森林都躁动了起来,在我的耳朵里,似乎还出现了密密麻麻整齐的脚步声,“咚咚”作响,笨重而又缓慢。

    “谁挡杀谁!”穆风一句嘶吼,举着黑尺,高高跃起,脚下顿时多了四五条褐红色的“大蚯蚓”躯干,同时头上还有不断袭来的夜猫子,撕扯着他的上衣,利爪留下道道皮肉翻开的血痕。“咔嚓”几声脆响,夜猫子与“大蚯蚓”都被斩成了碎块,漫天的羽毛混着墨绿的汁液。

    “嘶啊!”一张满是细碎牙齿的巨口,突然从土里冒出,对着我咬来,我想也没想,连忙甩出八把描金填红漆小刀,手里拽着九幽丝,构成八方巨傅阵,从八个方向刺入不断喷吐着紫黑色唾液的巨口,同时把炎流刃插入树干中,防止被手上传来的巨力给甩出去。脑海里不断搜索着金石录上记载的与这种大蚯蚓有关的生物。

    “我靠!我想起来了!这是蝹!一种在墓地里面专门吃死人脑袋的东西!”我大喊道。

    “嘟呜呜~”

    “快到我身边!”

    “化音为宫,固若金汤!宫盾!”陈鹏运转起天喤心经,将我们笼罩在音波构成的护罩下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“嘶啊!”

    刚开始,我们还能在陈鹏的带领下,靠着音盾沿着小路走,不过没过十来秒时间,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,整个柏树林似乎都在颤抖,不论是从夜猫子的叫声中也好,还是不断疯狂撕咬鞭打音壁的蝹也好,都表达着一种动物最明显的情绪,恐惧。

    宫盾的四周,在不夜的光芒下,已经是褐红色的一片,因为无数蝹的挤压,宫盾的表面开始泛起阵阵似水波般的涟漪,而我们也再不能向前迈进一步。

    “三爷,要不咱们放火烧了他们吧!”郭子忍痛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咱们现在是在墓里,不是在外面森林,现在我们连墓室的通气口都不知道,一把火点起来,岂不是自杀!”陈鹏回绝道。“穆风,你有没什么好办法?”

    穆风摇了摇头,面色更加的严峻,目光直直的盯着脚下小路的尽头方向,好似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,虽然现在外面是被蝹给挡住的。

    “咱们这样被卡在这不动也不是办法,老三,我刚刚用金石玉微法,老远便听见有人过来,而且像军队,密密麻麻的脚步声!咱们得想个办法挪到灌木丛里,然后你的宫盾开着,让这些蝹爬在我们上面,变成天然伪装!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问题是,不是我不动,而是现在周围的阻力太大,根本没办法呀!”陈鹏气急道。

    “大家,咱们这样耗下去,也不知道后面会遇到什么!我倒是有个想法,可以拼一下!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七爷,你讲!”穆风握紧黑尺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金石录中之前有过怎样解决蝹的记载,若欲杀之,以柏树东南枝捶其首!所以咱们得在最短的时间内取到就近柏树的东南方位的树枝才行!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七,你有多大把握?”陈鹏眼睛有点发红,一般到了要拼命的状态才会这样。

    “穆风,一会儿我和老三给你打掩护!你去砍一截东南枝下来!郭子,你掩护我和老三!”我喊道。

    “呼~来,那我数,一二三!”穆风深吸了口气,脱掉了上衣,后背上因为血迹的原因,竟勾勒出淡淡的纹饰,看着像“禾”字,似乎脑海里有什么印象,但此刻情况危急,来不及多想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一声怒吼,穆风一脚用力蹬在陈鹏后背上,高高弹起。

    “千宫化羽,万古为殇!散发吧,千羽殇!”

    “金石铁莲,飞花摘叶,面面诛心!”

    一瞬间,唐家的幽莲追影和陈家的殇盾同时激发,音波混着铁莲纷飞的叶片,使得我们如同站在绞肉机的中心,黑血、墨绿粘液、果冻般的碎肉下雨似的,打在我们身上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!”郭子拼命的射击着,因为旁边的蝹数量太多,子弹也只是在刚刚飞出枪管的那一秒带着光亮,下一秒便不知道射入了哪只蝹的体内或者头颅。

    “穆风!快一点!挺不住啦!”陈鹏咬着牙,吐出一口溅入嘴里的碎肉。

    “嘶啊!”

    可以明显的感觉到,周围蝹的恐惧再加上我们的屠杀,变得更加疯狂,前赴后继的对我们进行着撕咬和绞杀。

    “砰砰!砰!”

    就在快要力竭之时,一根腰粗大小的树干对着我们面前的蝹群横扫而过,穆风像个泥人般出现在我们面前,打着蜀盗的手语,搞定!只不过他身上那些黑乎乎的泥,都是各种液体混合物。

    祖上流传下来的方法,还是很靠谱的。只用了大概几个呼吸的时间,周围的蝹便开始退散,离着大概两三米的距离,对着我们大张着嘴,不断嘶吼着。视野稍微清晰了一点,才发现,原来一旁的柏树,只要是东南方位,便都没有蝹爬到上面去。这种感觉,很像我们找到了一根巨大的驱虫棍。

    正想着,突然脑海里感觉到一阵阵特别明显的脚步声,“咚咚!咚咚!”,而且似乎还有着一种歌谣,特别古老的号子,用的是一种听不懂的语言。

    “快!咱们先躲灌木丛里!”我招呼着大家,冲进了灌木丛。

    “哦哦!嘿嘿嘿!”

    “咚咚!”

    “哦哦!嘿嘿嘿!”

    原本躁动的柏树林顿时安静了下来,夜猫子全部飞回了树冠,不再发出一丁点声音,而蝹群也像蛇一般,迅速的钻入了土下,似乎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