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,注册送体验金网址大全

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注册送体验金 -> 嫡女毒谋 -> 嫡女毒谋的最新章节目录 -> 第一四二零章 糟了

第一四二零章 糟了

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    高兴太早了!

    这是不少反军的第一反应!

    只因那些被射中的纸鸢,原本已是晃晃荡荡,破损尽显,眼看就再“成事不得”,将空剩下了一个架子!

    纸鸢肚上的破洞一下被风儿撕扯,掀开,灌入……

    然而,破败的纸鸢架子再无人关注。

    只因这一刻,从它们被箭戳裂,被风剖开的“肚子”里,正有一张张白色纸儿飞出来……

    那些纸片数量巨大,一下便被风吹散了开来,飘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那些纸片像羽毛一样轻盈,风儿顿时将它们卷得更高,将它们远远地送了出去!

    指挥官下意识地揉了揉眼。

    然而他发现,并没有看错!

    并不是只有一只纸鸢里跑出纸片来。而是在他们的这一轮箭雨过后,漫天都是白花花的纸片!又因着东南风的缘故,这些不明所以的东西正往西北方向飘去……

    他又一次下意识拉弓,对准一枚飞散在不远处的纸片强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轻飘飘的纸片一下被利箭穿透。

    利箭掉落湖面,可纸片仅仅破开了个小眼。

    而那箭眼也并未被风撕裂,倒像是咧开了嘴在嘲笑他们,随后那纸片卷着身子顺着风,往更远处飞去!

    是啊,纸片不是纸鸢,没有竹篾的支撑,自然不可能因着一点点的破洞而被撕开和坠落。

    而此刻,他身边众卫兵依旧在不遗余力拉弓射向那些不断被放出的纸鸢。

    “停,停!”

    他们这是不是上当了?他们这不是在帮着那些纸片脱离纸鸢吗?

    他已经瞧见那些纸片上边有密密麻麻的黑色,显然都是字。这些白纸片才是对方真正要传送出去的!

    那么,这是射好,还是不射好?

    射了,帮助白纸从纸鸢里挣脱,随后铺天盖地往远处送!

    不射,也不知那些纸鸢会飞多远,一会儿落地后会不会叫人发现?

    “轻射!射那些纸!”

    他改了主意。

    他刚刚错了,力大穿纸,自是徒劳,但只要轻射,就可以把那些纸片留在箭头!说不定还有机会!

    他的号令下,成功率一下便上来了。

    密集的箭矢轻穿入纸,一下射中不少,湖面上顿时落了白白的一层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根本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此刻在湖面上空漫天飞舞的都是一层白色的纸片。他们的箭雨已经够密集了,可力道拿捏起来实在不易,而纸片的数量又太多,多到让他们完全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到了这会儿,弓兵们的箭囊大多已经空了,可天上的纸片却并不见减少。

    而最远的纸片,早已经在他们的射程之外。

    “糟了!”反军上上下下都发出了这一声音。

    此刻,那位指挥的脸都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他注目的,是那些第二批,第三批被放出,他们并未动手射下,此刻被风卷着,已经飘荡到了远远的北方天际的那些纸鸢群。

    他不由失笑起来。

    即便他们选择不射那些纸鸢又如何,那些家伙此时此刻,竟然自己“主动自觉”地破裂了开来。

    一张张纸片从那些纸鸢的肚子里“破茧而出”。

    可那些纸片飞落前往之地……并不在他们的能力范围之内!

    “挡不住啊!根本不可能挡住!”他喃喃着。

    反军们扭头看向东南边的天空,同样也是如此。不少纸鸢都被风儿掀离了大湖的位置,自己破裂,接着一肚子的纸儿就在风里飘荡着散开……

    他们收起了弓,即便箭囊还是满的,继续射击也已经没有意义了。不断还有纸鸢正在升空,而湖面上的风却半点没有减弱的趋势。

    生平第一次,他们开始对这春风感到恼火。

    然而,让他们恼火的事还在发生……

    远处小船上众人终于收了手,可他们竟然不急着“打道回府”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家伙站在了船舷,双手一抖,什么东西就从他的手中被抛了出来。定睛一看,竟是一张巨大的渔网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撒,原本落于他们船只前方不远处。浮在水面的箭矢一下被捞走了不少。

    更气人的是,不知是料定了反军们不会再“送箭”上门,还是知晓临岸的那帮弓兵已经没箭了,他们的船只还跟着配合了一把,在那一瞬间,整条船往前一下行进了一丈,再撒了一网。

    那网着实不小,撒网人显然也是精挑细选出的,臂力和技术都上佳,就这么两网下去,一下便将他们船前方,水面上那一层密密麻麻的箭矢挑了最密集之处清理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他们速度极快,捞完便回撤,一下又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们还不忘所有人往船头挤了挤,调了个头,拖着船后那两网沉甸甸的利箭,就这么慢条斯理,气定神闲,从反军们的视线范围内悠哉悠哉划走了!

    那一刻,反军们气得直跳脚,在岸边唾沫横飞地骂着,朱广恒留在岸边的那位指挥则差点便要吐出了两碗老血……

    这一把,亏大了!

    他这……不算是失职吧?他分明已经尽力了!

    峰顶的众人都笑逐颜开。

    计划很成功。

    往西南方向行去的小船,也收到了一样的效果。由于方向偏西,纵有东南风的吹拂,可总体方向还是向着偏东北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在东码头和峰顶放出的纸鸢由于不惧对方的利箭,所以放得更高更远些,直到此刻才剪断了棉线。

    尤其是,沈默云对那个位置很是满意。

    施定忠这才明白过来!

    “好啊,你个滑头!快给我讲讲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可讲的!就是把要说的,都卷在了纸鸢里!这些都是连史纸,是最轻薄的那种,纸鸢扎得简单,体型却不小,所以一肚子放好几十张纸也能轻而易举上天。

    正是因着薄,所以上天后很快就会被风刮破,这也是这种纸最大的优点。外层一破裂,内层的纸片就被刮了出来。需要传递的信息也就送了出去!

    为了拿捏好破裂的时间点,拿捏好高度,风向,风力,我们调试了数十次。最后发现外层单糊两层纸的效果最好!这样差不多是要飞行到一定高度和一段时间后才会破裂。

    而岛上和岸边用的纸鸢稍微厚些,这样飞得更远,效果也更好!”

    ……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