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,注册送体验金网址大全

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注册送体验金 -> 族长压力大 -> 族长压力大的最新章节目录 -> 第十五章 木家村新人报道

第十五章 木家村新人报道

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    熙熙攘攘的街道上,江五爷却觉得万籁俱寂。他自然是听清楚了桂重阳的话,心里跟着发堵,随即安安叹气,还真是孩子话。

    桂家是“家”,江五爷不会忘了自己个根。如同妇人嫁人有合理,赘婿也有归宗的。身为人子,父母年迈,他原意侍奉膝下,可是木家村那边侄子们都大了,将到娶亲生子的时候。

    这两年江老爷的态度不阴不阳,江五爷也生过归宗的念头。桂二爷爷家的房子,比桂家老宅略宽敞,可也不多。正房三间,左右各两间厢房。当时分家盖房子的时候就规划的好好地,两个儿子,东西厢房分住,不想两个儿子一个死了,一个出赘。还好,如今两个孙辈大了。

    另外做人要有良心,江五爷就算是归宗,也不会是从赘婿转为女婿,肯定不会撇下江氏。可江氏身体孱弱,身边离不得人侍候,也是经常寻医问药,住在乡下压根不现实。

    江五爷也不再把桂重阳当成孩子,便也不说那些虚话,拍了拍他的肩,实话实说,道:“你五婶身体不好,住在镇子便宜些……”

    桂重阳却是眼睛一亮,这话只是说不会回木家村住,可却没有说不会离开江家。

    人心换人心,江五爷也不是个木头人,江老爷防备,江家几个姐夫诋毁,想来也然他疲惫。

    桂重阳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,只道:“春大哥与秋二哥都不小了,家里长辈话里话外都担心两人的亲事,到时候说不得还要五叔多操心。”

    江五爷虽听着小大人似的口气心中暗笑,可也知晓他还好心,点头道:“那是自然,我是他们的亲叔叔,自然当为他们兄弟做主。”说话之间,却是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桂重阳心中得意,要是之前江五爷还因为犹豫到底离不离开江家,到底什么时候离开江家,此刻为了叔叔的责任也该有所抉择。

    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桂重阳有了计较,就转了话题:“侄儿回来,带了些许银钱,之前想着是置地,可到底来钱慢,五叔可有什么来钱的出路?”

    江五爷闻言,不由又看了桂重阳两眼,原本见桂重阳小动作不断,以为是个有心机的,没想到这回又实诚上了。到底是没将他当外人,江五爷心中微微感动。

    江五爷道:“做买卖虽比地里来钱快,可没有不担风险的。越是来钱快的买卖,损本的风险越大。你既是要走举业,还是置上几亩田,安心读书为要。不过这几年木家村周边的地不好买,实在不行我托人打听一下铺子,要是够一个铺子的钱,收租也是一条出路。”

    这两种方法自然是桂重阳心里都否了的,不过土地不着急买,要是做生意的话,自然有个铺子为好,便点头道:“我懂得少,那就多劳烦五叔了。”

    过去江五爷总是惦记两个侄子,不乏各种照顾,可两个侄儿都是战战兢兢,虽说晓得他们是不想让自己为难,可到底让人心里难过;如今这个新侄儿却是个大方的,这般信赖自己。

    早年江五爷也恨过盗银出走的堂兄,可这些年经历各种人情冷暖,恨意已经淡了。当年叔伯兄弟五哥,前三位兄长年纪相仿,比老四、老五大好几岁,因此最小的两个虽差了五岁,可还是相处最多的兄弟。

    如今逝者已矣,江五爷便也只念桂远的好,倒是真的将桂重阳当成了侄儿。

    等到了县衙,自然是走的侧门,江五爷一路畅通的带着桂重阳到了户房书吏所在。

    办事的小吏是个三十七八的儒生,与江五爷见了,称兄道弟。听说来的是江五爷的侄子,小吏摸摸腰间,眼见没有其他东西,便直接给了一串铜钱做见面礼,道:“好孩子,师伯手上也没什么见面礼,拿去买糖吃。”

    桂重阳心中惊奇不已,这江五爷不是赘婿身份的商人吗?有句俗话,老百姓都知道,那就是“衙门两张口,没银子莫见来”,不是当江五爷掏钱买人情,给自己落户;怎么成为师兄弟见面寒暄,这是从哪里论的?

    江五爷道:“钟大哥,当不得。”

    钟小吏做生气状:“难道你我不是都出自袁先生门下,我怎地当不得你一声师兄?”

    江五爷涨红了脸,喃喃道:“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,你打小是个有主意的,怎么大了反而婆婆妈妈起来。你当年没有下场,先生念叨至今。你那老泰山既是想要外孙做嗣孙,你也为自己想想,别一心做牛做马不落好。不说别的,归宗下场考个童生,当时难不住你,到时候想谋个差事养家糊口也容易。”钟小吏显然与江五爷极熟,知晓他处境不堪,苦口婆心劝道。

    江五爷点头道:“劳烦师兄操心了,我也正有此意。”

    虽说江五爷是读书识字,可有功名没有功名到底不同。加上他之前是赘婿,即便离开江家,历史也无法抹去,唯一能增加资历与身份的就是县试了。

    桂重阳在旁听了,却是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江五爷与桂春、桂秋兄弟不同,是正经上了六年私塾,既是能让私塾先生主动免除学费,又在辍学后十几年还念叨,显然读书资质出众。

    不过到底生疏,与那些一直寒窗苦读的学子无法相比,所以两人说的都是童生试,没有提及院试。

    可是一个童生也不错了,总比寻常农人与商人社会地位高。

    桂重阳还在思量,江五爷与钟小吏说完话,向他要户帖。

    两份户帖验看无误,又是熟人经办,自然是顺顺当当落户成功。

    等到叔侄两个从县衙出来,桂重阳怀里的户帖依旧是两份,可他的名字已经从旧帖注销,迁移到木家村桂家户帖上,从今天开始就是木家村的村民了。

    黄昏时分,木家村村口就来了几辆马车,立时引得不少村民探看。

    待看到来人里有桂春叔侄,少不得有人指指点点,却也无人上前。江五爷虽被他们私下里谩骂是“买身买姓”低贱赘婿,可却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说,没看到他身后带着几个健仆,出入是老爷派头。

    村人原本猜测是江五在江家掌权,才这样买了几马车东西过来贴补父母,却没想到马车往桂家老宅去了。

    等看到是桂重阳指挥人卸车分配,远处眺望的村人就知晓,这桂远家的小崽子是带了行李回来,真的要在木家村住下了。

    可是杜村长那边,就点头他落户吗?

    村人不知桂家叔侄已经先行一步,还等着看杜家与桂家对上。

    村里最阔气的一处三进青砖四合院里,杜村长慢悠悠道:“回来住也不代表就是木家村人,现在哪里是那么好落户的,如今口粮地有限,我也没法子……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