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,注册送体验金网址大全

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注册送体验金 -> 仙恋红尘 -> 仙恋红尘的最新章节目录 -> 第四十三章 老翻译

第四十三章 老翻译

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    露露叫完这一句,马上又看到了孟青苇,然后不等沈知乐回答,直接奔孟青苇而去。

    沈知乐有些郁闷地摸摸鼻子,他眼前的几个外国佬却在警惕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是人?怎么会认识我女儿?”那个外表庄严稳重的老家伙问道。

    沈知乐自嘲地一笑,看来在这些看上去很有来头的人看来,自己只是路人甲的角色。上次在浅水湾匆匆一面,看来根本没有对这老者留下任何印象。

    对面几人却误解了沈知乐嘲笑的对象,至少那个壮汉是这样,因为他忽然脸色一沉,闪到沈知乐面前,对准沈知乐的面孔就是一记直拳。

    拳风强劲,带着一股浓烈的邪恶气息直冲沈知乐而来。没错,这感觉就和对上莫尔斯一样。

    沈知乐微微一笑,五指成抓,快如闪电地迎上了壮汉的拳头,稳稳地将对方的攻击凝滞在自己身前。

    一种充满暴力的强大力量马上冲击着沈知乐的全身。

    沈知乐现在有点有苦说不出。

    自从他的真气性质改变之后,似乎就失去了攻击和防御的能力,只能强化强化体质,别无他用。他只是习惯性地选择了正面对战,却忘了这茬,很难想象,没有了自身真气的保护,他怎么能应付得了这壮汉。

    就像现在,那种邪恶的力量一入沈知乐体内,马上横冲直撞,然后瞬间冲击到了丹田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沈知乐丹田里的真气并没有像上次被莫尔斯冲击时那样紊乱,相反,他自身的真气忽然变得跟袭来的能量一模一样,然后,对方霸道的能量就入泥如大海,完全被沈知乐自身吸收了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,沈知乐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,已经将对手的后续攻击化为无形。

    外人看到的就是沈知乐谈笑间就将壮汉凶狠的攻击化解了,顿时对沈知乐刮目相看,却不知道沈知乐心中的震撼却比他们更甚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难道自己的真气已经变成了这种邪恶的能量了?沈知乐忐忑地内视一下,却发现真气又恢复了那种不知名的状态,这才稍稍放心。

    这边一打起来,露露也被惊动了,很不高兴地看着那壮汉说:“斯特尔,你发疯了?为要对我的朋友动手呢?”转头看着威严老者,露露高兴地说:“这位姐姐就是上次给我画像的那个,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她。”

    威严老者露出释然的神色,其他几人也放松了紧张的神情,只有沈知乐和那叫斯特尔壮汉还保持着对峙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还打吗?”无错小说网不跳字。沈知乐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斯特尔冷哼一声,猛地回抽拳头。虽然现在知道是误会了,但他还是看沈知乐不顺眼,没一拳打倒沈知乐,在他看来是一种耻辱。

    可是斯特尔的拳头并没有能抽回去,他的感觉就像是被老虎钳给夹住一般,用了那么大劲,居然纹丝不动。脸猛地涨得通红,斯特尔怒瞪着沈知乐,沈知乐却笑得很悠然,《战神诀》不是白练的,若论纯粹的**力量,他可比这强壮的蛮汉强多了。

    没有人喜欢被人用拳头打自己的脸,沈知乐尤其如此,虽然他自己也喜欢这么做。看斯特尔居然一点歉意也没有,沈知乐心理的不爽可想而知,自然要给他一个下马威。

    就在斯特尔准备再次挥动拳头的时候,一个沈知乐熟悉的声音响起来了:“有人打架?这可是稀罕事啊,来来来,赌摊摆上,有兴趣的可以下注了。”阴阳怪气,也不知道是说真的还是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是秦歌到了。

    看到秦歌到了,沈知乐一甩手,顿时将斯特尔甩到了一边。斯特尔脸红脖子粗,眼中杀机毕露。

    可在他有所行动前,那个法师已经喝止了他的冲动,而那威严老者更是连忙站起来歉意地一躬身:“对不起,秦先生,只是误会。”

    在这游艇上,绝对不允许私人殴斗,这是秦歌订下的规矩,即使是这群神秘的家伙,到了这里也得按秦歌的规矩来。私下殴斗就不说了,居然打的还是沈知乐,秦歌那份不愉快就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看到这庄严老者这么识时务,秦歌也没法继续追究了,毕竟还有生意要做嘛,不过还是很遗憾:“这么说,就是赌不成了?”

    老者眼睛一亮,笑了:“我们可以赌其他的嘛,比如说那种叫‘麻将’的玩意就不错,不如我们现在来上几圈怎么样?我们一大早来,正是想继续昨天的赌局呢。”一大把年纪了,说到打麻将,居然热衷得要命,威严的气质顿时淡化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开始!开始!”秦歌也来精神了,招呼服务生赶紧摆好桌子,放上麻将。他心中直乐,昨天刚教会这帮家伙麻将,赢了个不亦乐乎,没想到这帮家伙还上瘾了。看来,以后和西方这些所谓贵族的家伙打交道,还是应该增加一些文化交流的项目。

    麻将是摆好了,不过秦歌却没有机会上场,青龙和流云已经迫不及待地占据了其中两个位置,另两个却是留给威严老者和那个经理人的。

    一脸郁闷,秦歌大叫:“还有谁玩?再开一桌。”

    没有人响应,秦歌顿时更加郁闷。

    沈知乐笑着把秦歌拉到一边,悄悄问道:“这帮家伙是人?修练的功夫怎么这么古怪?”

    秦歌奇怪地问:“你不是都知道了吗?”无错小说网不跳字。

    沈知乐尴尬一笑,秦歌顿时明白了,给了他一拳说:“原来你是在诈我啊,好小子,有你的。”接着解释道:“这帮家伙黑暗教会的成员,行踪神秘得很,我也是偶然和他们联系上的。他们和教廷是死对头,打了几百年了,现在还是势不两立。这次我弄到一套教廷圣骑士的装备,就把他们都叫来了。他们是当然不想教廷增加实力,愿意花大价钱买回去当垃圾。哈哈,教廷也是势在必得,现在就看他们谁肯出更高的价钱了。”

    黑暗教会?现在沈知乐有点明白了,这个教会肯定和莫尔斯有点牵连,不然力量的性质不会如此想像。想到这里,他忽然心里一动,望向了那个老法师。或许,他能看得懂那契约上的文字。

    露露和孟青苇已经躲到一边窃窃私语去了,青龙和流云两个赌棍在赌博,其他人在观战,沈知乐突然成了最无所事事的人了。

    想了一下,沈知乐来到那老法师的旁边,顺手招呼那服务生也给他一杯茶。斯特尔被老法师训了一顿,此刻正在旁边面壁思过呢。

    老法师饶有兴趣地看了沈知乐一眼,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沈知乐熟练地端起茶碗喝了一口,用英语问道:“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我一看到老先生您就打心底生出敬重,觉得您肯定是一位学通古今的大学者。我这里有个难题,不知道老先生愿不愿意帮我解决一下?”

    不大不小的一个马屁,老法师还是蛮受用的,脸色都开朗了许多,说:“说说不妨。”

    沈知乐伸手掏出一张纸递了过去,问道:“不知道老先生认不认识这种文字?我很想知道这上面到底写的是。”那是他按照那份契约上文字复印出来的,毕竟那份原件太过惊世骇俗了,他不能随随便便就拿出来。

    老法师本来还有点应付的意思,但一看到那纸上的文字,马上浑身一颤,眼中闪动寒光逼视着沈知乐问:“你从哪里弄来的?”

    沈知乐一点不为所动,心中暗说有门,表面上却很平静地说:“这个说来话就长了。老先生您先告诉我,您认识这种文字吗?”无错小说网不跳字。

    老法师点点头:“这是一种魔法文字,只有高等级的法师才能完全精通,虽然高等级法师现在已经不多了,但幸运的是,我就是其中一个。”说着脸上还露出很得意的神情。

    沈知乐夸张地一拍大腿:“难怪我一看到老先生您就觉得高山仰止,果然老先生是不同凡响。”接着话题一转:“那么这上面究竟在说呢?”

    老法师皱起了眉头:“这是一份魔法契约,格式的都没有问题,可是上面的名字和内容却是大有蹊跷。”

    沈知乐暗想果然是有问题,莫尔斯这个家伙真的在捣鬼,马上很谦虚地问:“有是连老先生也想不通的?”他暗自发誓,如果莫尔斯想凭这份契约暗算他的话,他一定要让这家伙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老法师沉吟起来:“首先是签约的双方中间,居然有莫尔斯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不对吗?”无错小说网不跳字。沈知乐奇怪地问,在他看来莫尔斯的大魔王头衔可是大大有水分的,一个小恶魔,能有奇怪之处呢?

    老法师笑了:“看来你是真的对我们黑暗教会一点不了解了,这莫尔斯在我们的信仰当中,可是魔界七大魔王之一,号称阴谋之王,可是大大地有来头啊。”

    沈知乐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那个猥琐的家伙居然真有这么大来头?想了想,他又问:“大魔王很奇怪吗?他不能签契约吗?”无错小说网不跳字。

    老法师摇摇头:“当然不是,只是魔界和我们这个世界失去联系已经太久了,莫尔斯现在只存在于传说中,有他名字的契约,实在是太罕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内容方面有不妥吗?”无错小说网不跳字。这才是沈知乐最关心的地方。

    老法师忽然笑了:“若从内容上说,简直就是荒谬。这是一份主仆契约,可我怀疑他们要不是把主仆双方弄颠倒了,要不就是一个拙劣的玩笑。你能想像吗?大魔王莫尔斯居然会答应成为一个无名小辈的仆人。嗯,这个家伙叫,很奇怪的名字,我都不知道如何发音。SHENZHILE?这是代号吗?”无错小说网不跳字。

    沈知乐却一点不感到好笑,反而疑惑起来,这么说,莫尔斯其实并没有搞鬼?

    看老法师还在皱着眉头思考自己名字的发音,沈知乐连忙打断他说:“老先生啊,其实有奇怪的地方也没关系了,反正也就是一张纸,并不是真正的契约。现在的问题是,我对这种文字很有兴趣,您能不能帮我翻译一下呢?我也好对照着学习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想学?”老法师眼睛又亮了。刚才沈知乐和斯特尔过招,老法师全看在眼里,已经认定沈知乐不是寻常人,现在看沈知乐有心思学习魔法,他当即生了收徒的念头。这年头好徒弟不好找啊,尤其是黑暗教会的名声还很差,更不要说找个东方弟子了,连教廷都没有办法在东方真正立足。

    沈知乐肯定地点头,殷勤地招呼服务生给老法师上最好的茶。

    一番做作之后,老法师终于被沈知乐的诚心打动,很乐意地替沈知乐将那契约上的内容翻译成了英语,还答应沈知乐有问题,随时都可以找他。

    沈知乐谢过老法师之后,拿着那份翻译文件琢磨起来。

    老实说,这份文件整体内容还是和莫尔斯先前说的没多大出入,也就是说,这真的是一份以沈知乐为主的主仆契约。当然了,作为仆人,莫尔斯明显有优待自己的条款,但总体来说,和沈知乐的要求还是很符合的。

    看来看去,只有一句话比较蹊跷,这句可圈可点的话是:如果莫尔斯需要帮助的时候,沈知乐作为主人,必须要尽力帮他。

    “莫尔斯到底是意思呢?”沈知乐暗自揣测起来。他到现在还记得莫尔斯当时狡黠的笑容,总觉得这里有不对劲。

    当然蹊跷归蹊跷,这条款并不能改变莫尔斯的弱势地位,他还是得成为沈知乐的仆人,他的要求沈知乐也完全可以不理。因为所谓的“尽力”,实在是太含糊了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沈知乐只有一个答案,那就是莫尔斯自己有很大的麻烦,想让沈知乐帮他解决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,好像还挺神秘的。”沈知乐将整件事从头想了一遍,忽然觉得莫尔斯好像并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有趣!我倒想听听他自己会怎么解释。”

    沈知乐正这么想着,忽然听到舱门处有人声传来,接着一行衣着奇怪的人走进了船舱。

    看到这些人,悠然品茶的老法师忽然神情凝重地站了起来,面壁思过的斯特尔更是如临大敌,挡在了法师面前。

    赌桌上,刚刚有所盈利的魏延老者也失去了笑容,将手里的麻将丢开,霍地站到了赌桌前。

    山雨欲来!

    (很不好意思,今天起晚了。时间紧,就发这一章了。字数四千多,也够两章的份了。明天更新继续。)

    ...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